第417章:七级浮屠艳阳之天(大结局终)

小说:蔓蔓婚路 作者:禾维
    林蔓生的这番话语实在是太过坚强,却也让众人感到悲伤难过。那是面临死讯后,她所能展现出倔强的温柔,她只怕他会连走都不安……

    可是偏偏,容凛猛然出声而扭转,他竟然向尉容提出娶容柔为妻,照顾她一生一世,直到她临终一刻为止!

    众人一怔,容凛那样肯定道,“哥,你会答应!”

    尉容亦是沉默,他的目光落在林蔓生身上,就像是生根了一样。半晌才回转又望向容凛,刹那间充斥而来的愧疚,全都是愧疚……

    蔓生怎会不懂,她真的懂!

    相识至今,她从未有过那样近的距离,懂得他的心思,更懂得容凛的心思,其实愧疚的人,从来都不是一个人,是他们两兄弟,背负了数十年的罪恶……

    “容凛少爷!”余安安哭红了眼睛,却在此刻忍不住询问,“您这样关心容柔小姐,难道不该由您来照顾她!”

    “您是动手了害了容熠,可也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手……”余安安回想方才他所言,“事件起因更是因为容熠!如果上了法庭,就算真的要判刑,也不该判您死刑!您还有机会啊!”

    依照现状情况而言,的确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众人也十分清楚,吸.毒原本就是违.法,谁又能言说究竟是自愿还是被迫,违.法之时犯下命案更是犯.罪行为!

    容凛笑了笑,“如果我说,我不止是杀了容熠一个人,这样也还有机会?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也是惊惧:他到底杀害了多少人?

    似到了最终时刻,尉容没有再阻止,他只是任由他诉说,将这些年来一直隐藏的一切全都诉说清楚。

    蔓生的思绪幽幽,她再次听见容凛开口。眼前的画面像是回到了那年香山别墅内的案发现场

    “我哥拿刀捅了容镇乔以后,容镇乔就满身是血倒在了地上!”

    “韩叔也赶了回来!他原本是去了容家祖宅那边,办完事就回来了,只是没想到,韩叔瞧见了别墅里容镇乔父子两人的尸.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镇乔和容熠已经死了,这是命案,怎么可能轻易瞒得过去!”容凛冷声道,“就算何岳成和翁学良选择不报警,也只会受到无止尽的威胁逼迫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此处,到了最紧迫的一刻,容凛猛然道,“我拿起地上的刀,追了过去!他一边喊着韩叔,一定要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一刀捅进了翁学良的身体里!将他杀死!”容凛冰冷的男声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尉容也回忆起那血腥一幕,那时的他,因为双手布满了鲜血,容镇乔就倒在他的面前,他没了呼吸却还睁大眼睛,死不瞑目一般!

    是母亲来到他身旁,她不断的安抚:容容,别怕,别怕……

    他尚未清醒,容凛已经犯下第二起命案!

    而韩怀江和李程睿拦截了何岳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还剩下一个何岳成,他开始求饶,求我们不要杀死……”容凛说到这里,他的手也开始发颤,即便时隔多年,可每每想起依旧会心悸。

    容凛说到此处,英俊的面容布满疯狂,“可他们全都该死!”

    那一声喊响彻于众人心中,他像是陷入了那片血腥里无法自拔……

    尉容注视着容凛,他清楚知道,他之所以会如此疯狂,是因为毒.品让他自制力彻底瓦解,他无法再控制自己!

    而容镇乔父子的所作所为,也让容凛痛恨上所有人,痛恨每一个和他们父子有关的恶人!

    是他缓缓接了声,“当时还有一位女助理在别墅院子停着的那辆车里,容柔放学回来,她们两个人就一起进了别墅……”

    容柔和那位女助理关欣,是最后进入别墅的两人!

    她们面临的是骇人的血泊一片,容柔惊在原地没了反应,关欣却是歇斯底里喊嚷,她喊着救命,喊着杀人了,又疯狂的逃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追了出去!”容凛又是喊,“那个女人也真是没用,自己从楼上下来摔死了!”

    尉容记得那一幕,是他回过神来,瞧见容凛追杀而出,他拼命追逐,想要去制止……

    可当他追到他的时候,关欣一失足从楼上狠狠摔下,倒在底楼大厅里满头是血!

    她就这样死了!

    他们的后方,是容柔抱着自己,她蹲在了回廊角落里,不断捂住眼睛,惊恐到连呼喊都不能!

    最终是母亲上前呼喊,唤着他们回到血腥一片的大厅,面对一片狼藉,何岳成殊死一搏,杀死了李程睿,瞧见李程睿被害死,韩怀江动手捅了何岳成一刀!

    “何岳成死前抓住了韩叔,也从阳台上一起摔了下去!”尉容冷凝道。

    何岳成拼尽了权利,韩怀江也赔上了性命!

    最后剩下的,只有受到惊吓不能自制的容柔,还有最后葬身火海的容咏慈,以及他们一对孪生兄弟!

    案件说到此处,尉容笑了,“荒唐的是,容熠其实没有立刻死亡!他大概是因为受到距离撞击而休克,才会一下没了呼吸!”

    众人惊愕,容熠的突然致死是整起案件的致命原因,谁想其实那人只是休克!

    可是再也来不及,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“最后这一刀,彻底杀死容熠的人……”尉容眸光紧凝道,“是我们的母亲!”

    被一直蒙在鼓里,面对深爱的儿子和深爱的孩子,受到这样凄惨的对待,容咏慈用这最后一刀送容熠去了黄泉!

    那是身为母亲最彻底的憎恨,恨他们竟然这样伤害自己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瞬间,周遭又陷入于寂静!

    听闻案件前因后果,众人都恍然不安……

    方才明白,他无法逃脱的致命原因:后来的追杀是故意谋杀,而且是蓄意报复谋杀!不可能逃脱罪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家命案事关八条人命,终于在这个雪夜里清清楚楚!

    空气早已冻结了,这样的稀薄!

    袁秋叶终于清醒回神,“记者许守业又是谁杀害他!”

    “是我杀了他!”容凛冷然宣布,“更该死的人是萧从泽!”

    袁秋叶醒悟道,“因为萧从泽意图伤害容柔,所以你本来想去杀了萧从泽!可是那个记者发现了你,你们起了争执,你就动手杀了他!”

    动机十分简单,杀人灭口以绝后患!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容凛不再应声,只是望向了尉容道,“对不起……你连夜赶来北城……你让我不要再让手上沾上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这满手的血,早就洗不干净了……”容凛笑着,那孩童一般的笑容充满了倔强顽固,还有彷徨落寞。

    袁秋叶也彻底明白了!

    许守业是由容凛杀害,因为他和尉容是孪生兄弟,所以两人的DNA检验结果一致。也因为众人全都不曾细想这一层关系,所以就只以为是尉容所为。而他因为容凛现身于北城,为了给他洗脱嫌疑,不让警方怀疑到他。他只能在那段时间一直留在北城。

    “尉容先生!你这样也是在犯罪!”袁秋叶又是喊。

    包庇一个谋害了数条人命的惯犯,罪刑也不可饶恕!

    尉容没有否认,他更是甚至亦是罪不可恕,唯有三个字,“我认罪……”

    他愿认下所有的罪刑,所有的罪刑……

    “余秘书,我还有机会么?”容凛呢喃问着,可那眼神里萌生的一丝渴望,分明想到听到肯定回答。但是众人都无法给予,余安安亦是不能,纵然他亦是当年受害者,可犯下命案法理难容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没有了……没有了……”他又是呢喃说着,那笑容猛地一冷道,“这一切都是因为容镇乔,都是因为王之杭!”

    从回忆里惊醒将罪责直指,容凛厉声道,“王燕回!你说你该不该父债子还!”

    众人不自觉望向王燕回,究竟王父有没有参与其中?

    王燕回一直默然不语,他不是没有被震撼,只是因为太过震惊而无法出声。面对众人的目光,思绪凌乱缠绕,可突然他想到了父亲,想到父亲对他说

    “没有!”王燕回愿意去坚定相信,“他没有这样做!他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就在此次前来北城之前,他回过王家宅邸,更是亲口询问父亲:当年北城容家的惨案,和您有没有关系!哪怕是一丝一毫,有没有关系!到底有没有!

    他得到了他的回答,是父亲那样愤怒冷然喊:没有!容家的案子和我没有关系!

    “谁会信!”容凛怒道。

    王燕回夺定道,“我父亲当年没有做过就是没有!的确,他是争权夺位是用尽手段,可我相信他不会对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下手!他还没有灭绝人性到这种地步!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和容镇乔联手!”王燕回立誓为父亲证言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!”容凛痴狂大笑,“你以为我会相信?你的亲生父亲可是连你这个女儿都算计了!”

    “哥!”容凛又是朝尉容喊,“你信不信!王之杭没有和容镇乔联手!一个机关算计的人,他怎么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时机!”

    众人皆知,王父的野心从来都是显而易见!

    “他不会算计孩子?”不等尉容回声,容凛又是喊,“当年在宜城,就是他劫走了小宝!可你们都以为先出手的是我哥!我哥只是替他担了虚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人处于接踵而来的震惊里!

    眸光恍然里,蔓生对上尉容,他苍白俊彦映入眼底,是他,是他在那时当了彻底的恶人!

    “王燕回!你不用在这里推脱罪名!王之杭是死罪,他死不了,只能由你代替!”容凛说着,他眼中嗜血光芒已起!

    袁秋叶急忙喊,“小心!”她举枪对准了容凛……

    “袁警官!”千钧一发之际,是警员在房间外呼喊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望过去,却见警员陪同下,一位长者姗姗来迟,他驻着拐杖头发花白……

    长者进入琴房,众人为他让出了一条道来,却不知他究竟是何人!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容凛质问。

    长者缓步走上前,来到了尉容身旁,也来到了容凛以及林蔓生前方,“两位少爷,我是容傅。”

    当名讳报上后,尉容记起他是谁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傅老总管!”容凛也终于记得,这位老者是容家上一辈总管!

    他是容老太爷身边的亲信,更是第一号的心腹!在容家的地位,也绝对是可以说得上话的响当当人物!

    尉容深思着,却也想到这位傅老总管会到来是因为谁人授意,果真听见他道,“七爷派我来这里,来拜见两位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傅老总管瞧见他们两兄弟,这样相似的孪生兄弟,也不是没有震惊,只是却也恍然醒悟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您来这里做什么。”尉容低声问。

    傅老总管道,“我只是想来告诉两位少爷,王家的老爷不只是一位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在说,当年造成容家命案的罪魁祸首,不是王之杭,却是王家另外一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真是一波惊涛骇浪过后,又猛然袭来一波!

    蔓生惊奇望向这位长者,他是不是知情幕后真相?

    此刻就连尉容,也是想要得知原委,“傅老总管,您要是知情,就请直说。”

    窗外北城还在呼啸,凌晨已过,午夜也早已过……

    傅老总管终于道,“当年容家的命案发生之前,三老太爷曾经召了五老爷归来……”

    容镇乔,容家上一辈排名第五的子弟。只是那时。容家老太爷以及二老太爷纷纷过世,掌事者是三老太爷!

    “三老太爷会唤回五老爷,也是因为谈起了一些要紧事……”傅老总管不疾不徐道,“那天我刚好也在容宅的花园里,所以听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老总管是容老太爷身边的亲信,后来留在了三老太爷,这么多年来出生入死,是最可信之人。

    而那听闻秘密,正由当事人宣告,“三老太爷对五老爷说,让他不要再动那些心思!有些事情尽管隐藏得再好,还是会露出狐狸尾巴,难保会被人抓住把柄!特别是拉帮结派,对自家人动了歪心思的那些法子!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以对,三老太爷这番话虽然不曾彻底点明,可那已是警告!

    只是容镇乔却那样理直气壮反驳三老太爷,如若找到证据能够直接证明,那就以家法处置他!对于道听途说,他绝对不会承认……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托词!

    “三老太爷提起了海城王氏家族……”终于,傅老总管提起了王家,众人更是凝眸聆听。

    王燕回无比慎重。王镜楼亦是深感凝重!

    身为王家子弟,不是没有面临过风波,可再险峻的难关,也都没有当下凶险!

    不只是生死攸关,更牵扯到整个家族道德品行……

    “三老太爷只是问了一句,他最近怎么不和王家的二老爷一起相约品茶了……”傅老总管这一句话,众人心中的悬案就像是落实!

    是王父的兄弟王之洲,是王家的二老爷!

    听闻,王之洲一直不满于其兄王之杭,想要夺权上位,偏偏因为能力不足而屡次被打压,直到年老后也没有能够斗赢兄长……

    众人却才明白这一切,可悲剧已经造成,真相早已微不足道!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!”容凛喊了起来,“你是来给王家当说客!”

    如果一切是真,那容凛所恨之人就成了空,这么多年他恨错了人……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早不说,偏偏现在才开口!”容凛冷眸质问。

    傅老总管道,“那时三老太爷已经有心要处置,可没有实证,一切只是揣测。三老太爷传了韩怀江去容宅。就是为了这件事,只是后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傅老总管悲伤沉叹!

    韩怀江回到香山别墅,命案已经上演!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容凛紧握着枪,他是震惊的,也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尉容低声道,“所以,容镇乔没有和王之杭联手,他是借了王之杭的名义,实质上和王之洲联手!”

    事实上,是容镇乔欺骗了母亲,是他不惜利用自己的妹妹和孩子,联手外人也要夺权!

    这太可怕……

    终于得知案件和王父没有关系,蔓生心中唯有寒凉,她却无法真正高兴,更无法感到庆幸,她只想问一问,人性怎么能这样可怕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容凛还在不断否认,尉容却已沉默。

    众人瞧着这一幕,瞧着容凛疯乱的模样,瞧见尉容的背影这样孤寂。

    实则。众人却都明白,为什么背后真相会被隐藏那样久。在犯下数条命案之后,他们两人都不能也不敢再去查证。只因为稍有差池,就有可能揭开当年,容凛无法逃脱一死,是他接连追杀……

    “王之洲!”容凛念着此人的名字,突然又道,“他也是王家人!”

    陷入了执念的人,一心想要宣泄多年的愤恨,一心想要为母亲报仇,他怒目望向王燕回,枪口又对上林蔓生道,“王燕回!谁让你是王家长子!谁让你是王氏家族继承人!就算不是你父亲,也是你们王家造孽!”

    “不要伤害姐姐!”林书翰开始喊,众人亦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王燕回!我要你现在拿过身旁女警官手中的枪!”容凛不管不顾命令,“只要你举枪自尽,我就放过林蔓生!”

    王镜楼焦灼回眸,王燕回却是冷然以对,“你说的不错,我父亲就算没有参与其中,可是和我们王家脱不了关系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父亲。不会让冯夫人凄惨半生,更不会生下林蔓生,不会让她和尉容相逢,不会遭遇今夜。也不会让王子衿嫁给尉佐正,不会让她找人代孕,又生下了宝少爷……

    “我把命赔给你,你放了她!”王燕回说着,一下出其不意夺过了袁秋叶手中的枪!

    袁秋叶一惊,王镜楼又是喊,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王燕回!”楚冠廷一下上前争抢,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是一个有家室的人!”

    王燕回一怔,他望向了一旁流泪的楚映言,她早已因这场命案悲剧而哭泣。可是当他们对视,她眼中的泪水止住……

    她该说什么,她什么也不想说,什么也不能说……

    “还不快动手!”容凛急声催促!

    王燕回望了楚映言一眼,可那一眼分明是在说着辜负……

    众人心惊胆战,王燕回手中那把枪就要正对太阳穴,周遭全是喊声!

    “快开枪!”容凛又是一声。

    却在同时,一道男声冷声而起,“阿凛!”

    那是尉容开口,容凛愣住!

    王燕回也被楚冠廷拦住……

    众人听见尉容道,“不要一错再错了,如果这一切和王之杭没有关系,现在就算让他的儿子父债子还,母亲和韩叔,还有程睿,还有阿柔,不会希望你以这样的方式为他们报仇!”

    容凛一下止住声,他想到了他们,想到了母亲,忙然然道,“妈妈……她一定会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会生气……”容凛怅然若失,他像是被抛下的孩子,想要寻求一个避风港,“哥,妈妈她会生我的气吗……”

    尉容那张苍白脸庞上,是一双凤眸赤红,他的悲伤溢出……

    蔓生只觉得眼睛无比发涩!

    在那些逃亡躲藏的岁月里,他们是不是每一日都会想:如果当时不曾冲动杀人,就没有了那一场命案,如果当时没有因为年少气盛去抽烟,也就不会入了旁人的圈套,没有这一切,他们就不会死,母亲更不会为了保护他们而死!

    他们更在想:只怕是死了以后,母亲也不会原谅,因为他们从来不曾原谅自己!

    却在这片沉寂中,是蔓生轻声开口,“她不会生气,不会真的对你们生气,永远也不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母爱是那样纯粹,可也那样疯狂。纯粹到了愿意为了孩子付出所有,疯狂到了竭尽一切可能,哪怕是一人唯有一次的生命……

    一阵风忽而吹来,吹动众人的头发,吹动丝巾,更吹动那烛火一下轻晃……

    尉容记起了母亲临终前的话语,她那样难过那样伤心喊:容容,阿凛,一切都是妈妈的错!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们,是妈妈太自私了,才会让你们这样不快乐,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容凛突然一声厉喊,众人全都被惊醒,却是来不及反应,刹那间瞧见他举枪对准了王燕回!

    众人更是惊慌失措,王镜楼已然大喊,“别开枪!”

    “砰!”那是一声枪响猛地惊起,盘旋在众人耳畔,也响彻整座别墅。

    众人心有余悸不能回神,却见王燕回还安然在前方,他没有中枪,也没有倒下……

    尉容瞧着容凛,蔓生也瞧着容凛,是他高举起枪,对着天花板狠狠开了一枪!

    别墅的楼顶一层被打穿,因为年久失修所以瓦砾石灰透过洞口簌簌落下,更是塌陷一整片!

    瞬间,尘埃四起遮迷了视线……

    惊险之下的这一枪,没有打中王燕回!

    他没有对着王燕回开枪!

    “放下枪!”袁秋叶又是喊,枪口对准了容凛。

    王燕回却是抬起手,拦住了袁秋叶。示意她不要瞄准狙击他。

    这一枪他没有杀死他,已经证明他不会再对他出手了……

    “尉孝礼!”尉容紧凝眼眸,听见容凛在喊,却是朝着后方的尉孝礼发问,“一个母亲爱自己的孩子,想要留下孩子在身边有没有错!”

    尉孝礼整个人一怔,那答案其实不需要思量,可不等他应声,容凛又是发问,“一个女人遇见了一个男人,得知男人的妻子和儿子都意外去世,这种情况下他们相爱了,又有没有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尉孝礼没了声音,众人却也明白,他是在为他们的母亲不平叫屈!

    为这数十年来,早就葬身火海下到黄泉的母亲论过往是非升堂审判!

    这不仅是容凛心中的心结,更是尉容心中这么多年来无法介怀之事,“我哥一向不争不夺,他不会问尉佐正,也不会问,可我现在要问你!”

    “当年尉家和容家都指责她是第三者。你们的母亲更是这样认定,你告诉我,她是吗?她究竟有没有错!”容凛不顾一切将所有揭开,势要为母亲讨还公道。

    众人想起那段往事,想起上一辈这样纠缠的爱恋,尉耀山和容咏慈临死也没有再相见……

    谁人能说错?

    蔓生无声呢喃:没错,真的没有错……

    终于,在时隔多年后,尉孝礼沉声道,“她不是第三者,她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可是受了一辈子指责的容咏慈,却再也听不见了,再也听不见!

    她早就葬在七重宝塔七级浮屠之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容凛赤红了一双眼睛,他笑着道,“母亲从小就告诉我们,不要和尉家争夺,不要和尉家大哥,还有尉家弟弟争夺!她让我们永远不要参与尉家争权!”

    “哥,你不是答应过?为什么尉佐正求你,你就忘了?为什么你要去接管保利,又用尽了心思还给他!”容凛的视线落在尉容身上。又是直至尉孝礼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一切,全都是为了尉家,为了同父异母的兄弟!

    尉容沉然回道,“我没有忘。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沉默了,他的确不曾忘记,因为所有的布局计划里,他都未曾真正想要夺权据为己有!

    “你难道也忘了,韩叔对我们说过的事!”容凛又是喊。

    尉容应声,还是那一句,“我没有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在母亲怀上我们之后,大夫人王孟芝找上了她!”容凛继而道出那不为人知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是大夫人亲口对着母亲说容小姐,你可以生下孩子,但是我们尉家血脉的孩子,绝对不会留给你!”容凛切齿道。

    再后来韩怀江才朝他伤心解释:容凛少爷,夫人她也不想将您就这样留下,把您藏起来!您出生的时候就身体不好,比尉容少爷虚弱,她舍不得您啊!她已经不会再见你们的父亲了,也不愿意再嫁人,容家更丢不起这个脸!可她膝下寂寞,这样长的岁月。她实在是想着您,也想着尉容少爷!

    昏黄烛光里,尉容眼前仿佛浮现起母亲的身影,这一生居住于这座别墅,她早就被寂寞吞噬……

    她的忧愁,在孩子未出生之时就覆满了眉宇。

    如果将两个孩子全都交给尉家,那么今后的年月里,一个也瞧不见,那该怎么办?送回尉家后,他们会对孩子好吗?孩子在旁人的照顾下,会不会恨自己?

    她真的愿意等到他们十八岁成年,苦苦等到那时候,但一切是否还来得及?

    最痛苦的是,她不愿意分离,真的不愿意就这样分离!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容凛呼喊,他沉声问道,“这些年,你在尉家开心吗?”

    回忆跳跃着,数十年光阴眨眼而过,究竟又有多少快乐?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是一直都一个人?”容凛还在问,“你总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少年时期。尉容独自居住于一幢外院别墅之中。

    父亲的爱无法溢于言表,因为他还有自己的妻子,有他们的孩子。他更自认是自己犯错,才会造成伤害。无法再见到母亲,也让他不敢去亲近孩子,只恐相思入骨。

    就连尉老太爷,为了家族规矩也是冷冷淡淡……

    “就连考试比赛,你也从来都是第二名!你深怕自己得了第一,会招人嫉恨!”容凛怨恨着这一切,他更怨恨的是,不过是想要获得一份亲情之爱,怎么就能这样难……

    蔓生望着尉容,他却淡淡说,“阿凛,那些年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真的好吗?

    没有宠爱没有依靠,没有那份安全感,身为孩子的他,那样害怕自己被讨厌,更怕父亲会为难……

    听着尉容的话语,众人默默了良久。

    为了两个自小被分离的孤苦少年,为了那个一生未嫁。却嫁给了爱情这座坟墓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“报告袁警官!那位容柔小姐已经接到这里,可她不肯下车,在别墅外边受惊大喊……”此时,又有警员前来相告。

    众人一怔,容凛也是怔住!

    蔓生侧目望向窗外,容柔就在别墅门前,她再次来到了这里!

    “谁让她来这里!”容凛崩溃斥责,“谁让你们送她来这里!”

    是尉容虚弱的男声同时响起,他命令已下,“不准动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皆知,容柔因为精神受到严重打击,根本就无法清醒!她是否会好转,也没有人清楚,可如今将她送抵香山别墅,也是为了此刻还抓着林蔓生不放,拿她的命来威胁相逼的凶犯容凛!

    只是在容凛的狂喊中,尉容一下发话,杨冷清更是道,“不要勉强她进来!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“照办!”袁秋叶只恐惊扰容凛,立即告知警员。

    警员匆匆离去,容柔没有再被请入……

    “哥!”容凛这才恢复少许正常。像是自知时间无多,他焦灼喊,“你还不快答应!你快答应啊!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望向尉容,他会如何回答……

    蔓生也望着他,只见他苍白俊彦那样沉静痛苦,他始终都开不了口应声。

    容凛瞧他不肯应允,又是急忙喊,“你难道都忘了!韩叔是怎么死的?他从前是怎么护着我们兄弟?怎么护着你!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也忘了,阿柔是怎么失常的?她就算被催眠失去了记忆,可是在那之后的每天每夜,她又是怎么熬过来的?”

    容凛清算这这一切,那是一条命,那是一心一意护着他们,护着容咏慈的韩怀江……

    更是花样年华的容柔,偏偏面对了那一场血腥命案!

    她无法供出认出他们兄弟,却也不知道要如何保护他们,她唯有接受催眠,强迫自己忘记这一切!

    纵然知晓尉容出事入狱,知晓他被判死刑,可也信守着对容母的誓言,她会保护他们。她一定会保护他们,绝不将当年的事情提起!

    “阿柔……”容凛艰涩喊,“她好不了!她这一辈子都好不了!”

    众人清楚,蔓生也清楚:容柔能够成长至今日,甚至成为医生,已经是奇迹。可她心中始终有魔障,即便是好了,也无法像正常人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容凛痴痴道,“她爱的人是你!是你啊!”

    回忆儿时,那是容凛住在这座别墅里,容柔相伴在身边的时光。

    容柔那样期待着尉容每逢寒暑到来,她笑得那样高兴,每次一见到尉容回家,都会奔跑着向他去:大哥,大哥……

    可有一天,容柔对他说:我想嫁给大哥!

    懵懂的爱恋,少年不知事,心里却不是滋味问道:为什么?

    是女孩儿天真向往:我喜欢大哥!

    “娶阿柔!”猛地从回忆里惊醒,容凛开始喊,“哥!你现在答应,你会娶阿柔!”

    又到了濒临崩溃的时刻,众人却想着,尉容会答应,因为人之将死,谁能够拒绝,谁能够让人死不瞑目……

    尉容望着前方,一个是他的至亲,一个是他的爱人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朝容凛许下诺言,“我愿意照顾阿柔一生一世,直到她临终一刻为止!”

    他没有答应迎娶,他只是答应终生照顾!

    就连死也不怕的他,愿意为了他们付出生命的他,在这个时候那样顽固的坚守着自己心中的堡垒……

    是一生只娶一人的誓言,是他不惧死亡,也不能违背这份仅剩下的心意,纵然是自私可也在坚守!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……”容凛彷徨道,“你不愿意娶阿柔!”那把枪又是狠猛对上林蔓生威胁,“你如果不答应,我不会放过王燕回,我更不会放过她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会放过她,你听见了没有!”容凛再次喊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凄凄,其实他早就放过了,可他没了任何办法,只能以命相逼……

    这是最后的条件,最后一次开口的请求!

    蔓生感受到了那份痛苦,是漩涡将人要吞噬,僵持之下是她喊,“尉容!你娶她!你答应娶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感到愕然,却也不曾质疑……

    到了今时,他们两兄弟,早没了双双全身而退的可能。

    蔓生红着眼睛紧紧望着尉容,她还有什么不满足?她还有什么所求?她最希望的,不正是他能够活下来?

    现在他能活,一切都在乎,她全都不在乎!

    “尉容……”蔓生轻声呼喊,心念一定道,“就当是这辈子我和你有缘无份,你还不快答应!”

    她无怨无憾,她还在成全,成全他,成全他的弟弟,成全那场悲剧活下来的幸存者!

    可是尉容整个人都有一丝发颤,是被命运枷锁捆绑,他没有办法挣脱,也无法彻底自私挣脱,唯有这件事,唯有这一件事而已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能!”尉容沉然开口,眼底全是痛苦痴缠,折磨得他几乎要倒下,“蔓生,我真的不能!”

    尉容也似发了狂,他又是对上容凛道,“阿凛,哥愿意为了你们做任何事情,可是这件事不行!”

    死也不在乎的人,临了不愿答应,那是他心底唯一的明媚执念,是他宁可去死,也不愿割舍的执念……

    蔓生恍然不已,容凛瞬间束手无策,他不知道要怎么办,他左右不得进退无路,瞧着面前的至亲兄长,他眼中的不舍在盘踞。在深深盘踞!

    “好!”是他退了一步道,“在阿柔有生之年,你不许另娶结婚,照顾她一生一世!”

    “林蔓生!”随即,容凛又是喊,“我要你答应,不许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!”

    有生之年,一个照顾不离不弃,一个永远不出现……

    自此以后相隔一方,再不去打扰,幸福的可能也似被斩断……

    “快答应!你们答不答应!”容凛陷入疯魔喊,他的痛苦全都纠缠环绕。

    蔓生最先喊,“我答应!我答应不出现在他们的世界里!”

    “尉容!”她先应下,又是朝尉容道,“你答应!如果你不答应,我这一辈子都不原谅你!”

    尉容望着她,分明那样近,是她的声音传来,几乎是哀求,那样温柔的哀求,“尉容。你这辈子对我许下的诺言,没有实现过。现在你答应我,你答应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不是死别和是生离,可众人却深知,在这场悲剧里,谁也无法独自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是容凛为了容柔做好了所有打算,他不愿让她夹在尉容以及林蔓生之间,不愿她为难,不愿她成为旁人口中多余之人……

    谁都明白,她们无法共存!

    因为,容柔是带着爱慕之心仰望着尉容……

    不原谅你,不原谅你……

    是女声不断盘踞刺痛着内心,尉容的目光落定在她脸上,他动了动唇终于道,“我答应。”

    在得到了他们两人的许诺后,容凛像是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,他手中的枪放下了,他为林蔓生解开了禁锢的缎带,可众人全都被震撼到没了反应……

    只是听见他呢喃说,“哥,小时候我们总一起玩捉迷藏……你找到我了……你们都找到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窗外的天色。虽然还深沉着,但黎明已至,隐约间有一丝曙光而下,透过那被打破的天花板落下光芒,落在容凛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昏暗曙光这样不明朗,可他却是那样搞笑,仿佛他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这般轻松,他扬起了一抹笑容道,“哥,我死后,将我的眼睛留给那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当是我送给他的第一份,也是最后一份礼物……”容凛说着,那把手枪一下对准了自己的心脏!

    “阿凛不要!”尉容厉声,众人全都惊悚目睹

    “砰!”枪声已响,是他举枪自尽弹无虚发,他嘴角的笑容天真无邪,仿佛再也没有了那些恩怨,他哐一声倒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周遭这样寂静,众人满是悲伤,更无法出声!

    蔓生扯开了那些缎带,方才获得自由从椅子里站起。她看见尉容朝自己总来。亦是朝容凛走来……

    因为扯动伤口,更不曾休息,尉容身上的枪伤开始撕裂又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一步一步朝他们走去……

    就在最后临近的刹那,是他终于不敌,高大身体一晃倒了下!

    众人一惊,却见林蔓生飞速上前扶住了他!

    她用尽全力将他扶住,可她也没了力气,所以一并跌倒在地,尉容已躺倒在地上,蔓生却仅凭最后的力量,她努力握住他的手,将他的手放入倒在一旁容凛的手中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儿时,两兄弟手牵着手……

    蔓生伏在他身边,她的泪水早就纷纷落下,望着尉容微笑说,“捉迷藏游戏结束了,我们不玩了……不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是湿润是温暖,她伤心哭泣,最终因为体力不支而倒在他身上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尉容一手牵着弟弟。一手拥着她,亦是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一行清泪,从他的眼角无声无息缓缓落下,那是他初次流泪……

    他们全都睡着了,睡在黎明初升的曙光之下,睡在回忆里明媚时光,那些泪水全都散去……

    笑容纯真再无痛楚。

    如果。

    如果你不在我的身旁,我这样的想念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年,容凛举枪自尽终结了数起命案。

    尉容因包庇罪被改判三年有期徒刑,而香山别墅内命案,由于罪证不足,诉讼时效已过,司法部门不予以追究。但因认罪态度良好,狱中表现突出,在律师唐仁修的辩护下,法官最终判处缓刑五年。

    年后,林蔓生辞职王氏财阀,被聘于国外一家公司任职独立董事。

    机场之中,是温柔微笑的女人带着孩子告别众人登机离去。

    午后明媚灿烂,那个少年有着一双如黑曜石一般漂亮好看的眼睛。

    迎向一片艳阳之天。
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